Comme un Poète
我正在想欧洲的野牛和天使,在想颜料能持久的秘密、预言家的十四行诗、艺术的避难所。这便是你和我能共同享有的唯一的永恒。






我是钠钠。
 

Bronica sq-ai + Portra 400 120.

这是尼泊尔系列的最后一张。再见尼泊尔。

原图未调色。

Bronica sq-ai + Portra 400 120.

在加德满都的那一天早晨,虽然胃里空空如也,但我却觉得一无所缺。

原图未调色。

Bronica sq-ai + Portra 400 120.

伯舒伯蒂纳特(Pashupatinath).

原图未调色。

Bronica sq-ai + Portra 400 120.

薄雾中的巴格马蒂河、牛、人,和神庙。

原图未调色。

Bronica sq-ai + Portra 400 120.

巴克塔普尔的杜巴广场,逐渐醒来。

原图未调色。

Bronica sq-ai + Portra 400 120.

我在这里等来了天亮,烟雾慢慢散去,信徒开始聚集在寺内。如此周而复始。

原图未调色。

Bronica sq-ai + Portra 400 120.

晨雾中的烧尸庙,燃烧尸体的烟雾笼罩在巴格玛蒂河畔,没有痛苦和多余的哭声,只有淡淡的烟和静静的河。

原图未调色。

Bronica sq-ai + Portra 160 120.

帕坦杜巴广场上的当地老人,他们带着有特点的小帽子,穿着白衣和短马甲,一坐就是一个下午。


Bronica sq-ai + Portra 160 120.

尼瓦尔人高度发达的木雕工艺。五十五间窗宫的其中一面窗。

Bronica sq-ai + Portra 160 120.

巴克塔普尔,尼泊尔语意为“稻米之城”或“虔诚者之城”,保留着最完整的中世纪尼泊尔风貌。

砖红色的房屋看上去似乎摇摇欲坠,而地面也被染上同样的红色。

Bronica sq-ai + Portra 160 120.

巴克塔普尔杜巴广场上的一对姐妹。尼泊尔是多种族国家,三十多个民族共生共存,而这对姐妹的外貌也相差极大。

Bronica sq-ai + Portra 120 160.

一个人闲逛的时候会看到几十、甚至上百这样的雕像,可谓“凡饮水处皆有神在“,且都各有供奉。

这根柱子下方人身猪面的形象,是不是毗湿奴的化身?

Bronica sq-ai + Portra 120 160.

旁观者。

我旁观他们,他们旁观别人。

Bronica sq-ai + Portra 160 120.

你看到柱下那个非常小的神像了吗?

每天一大早,虔诚的女人就准备好了万寿菊,提卡,大米和水,来献祭神明。每条小巷都有大大小小的神像、祭坛,或只是石板路上突然出现的石柱,它们都被涂抹上红色,摆上大米和花,撒上净水。她们摸一下祭坛,摸一下头顶,再拉响铃铛,这样的动作经过每一个祭坛时都不断重复。巴克塔普尔不是一座死城。

Bronica sq-ai + Portra 160 120.

住在巴克塔普尔,一大早就目睹了当地人的葬礼。男人们哭号着走过杜巴广场,往城里绕去。而女人们守在宅前。

我不愿对失去亲人的人举起相机,关于葬礼我没有记录下任何一张照片。

有的只是镜头里住在这家人对面,正在旁观的一群妇女。

Bronica sq-ai + Portra 160 120.

如果加德满都只能去一个地方,我推荐是烧尸庙。除了苦行僧,印度教信徒,打扮成猴神的艺人,还有许多算命者。他们从天还未亮就已摆好摊位,读着书等人上门。

Bronica sq-ai + Portra 400 120.
万寿菊,献祭给神灵的花朵。街头巷尾都少不了它的存在。

Bronica sq-ai + Portra 120 160.

烧尸庙有许多苦行僧,他们用烧尸后的粉末把皮肤涂白,并用提卡在脸上涂出各种花样来吸引人。

有人付钱拍照,他们就会摆出各种姿势,而人少的时候,他们就会在巴格马蒂河边徘徊,看到外国人就不由分说的在对方额头上点上提卡。你或许不以为然,但这已经是一部分苦行僧的生活方式。

Bronica sq-ai + Portra 120 160.

博德纳,世界上最古老的佛塔。巨大的佛眼据说能看穿一切。

Bronica sq-ai + Portra 160 120.

去的那几天正好是Wein Parade,人们都端着高脚酒杯站在街头、老桥边、广场上。被气氛感染,即使德语的酒单一个字也看不懂,最后还是点了杯弗兰肯地区特色的Müller-Thurgau干白葡萄酒,站着喝完还杯子,就像小时候喝汽水一样。

Bronica sq-ai + Portra 160 120.

湖水像绸缎一样,轻轻的抖落开,又颤动起来。天气转凉,落叶浮在水面上,山上的森林开始有了深浅。

并不觉得自己拍的有多好,任何人只要拿着相机,都可以定格这纯净天地中的一花一叶,但也只是如此而已。

Bronica sq-ai + Portra 160 120.

有时候我用文字,有时候我用照片,但总有一些景致,无论文字或者照片都相形见绌。

那一天的明快,即使康斯太勃尔的笔也无法描绘。

Bronica sq-ai + Portra 160 120.

所见皆风景。

Bronica sq-ai + Portra 160 120.

Hintersee,父亲在教儿子钓鱼。


Bronica sq-ai + Fuji 160NS 120.

来这里久了,也知道什么样的照片会受欢迎,什么样的照片会被冷遇。但我选片子的标准,还是自己看着舒不舒服。

在呼伦贝尔没出什么好片子,这算是自己特别中意的:草特别长,马那么小。

Bronica sq-ai + Fuji 160NS 120.

河的对岸就是俄罗斯。背影是一个我不认识的女孩子。



PS, 好想要模特啊,拍点人像什么的。

Bronica sq-ai + Fuji 160NS 120.

既不确切了,仿佛是在根河,某一条土路边。

Bronica sq-ai + Fuji 160NS 120.

驯鹿食用的苔藓长得漫山遍野,在这一点上至少为它们松了一口气。

有人问现在鄂温克族人如何生活?在定居点,他们售卖一些用桦树皮做的手工制品,还有一些皮毛,鹿角。买了驯鹿奶做的冰淇淋,淡淡的,至于驯鹿肉做的烤串,还是不吃了。

Bronica sq-ai + Fuji 160NS 120.

鄂温克族最后一个真正意义上的部落,从满归跟着他们的老酋长搬到了莫尔道嘎。这一趟来有很多的失望,对人,对这地方。但驯鹿是一样的,只有他们没有变。

Bronica sq-ai + Fuji 160NS 120.

书里说驯鹿饿了就吃地上的苔藓,渴了就喝冰凉的泉水,脖子上挂着铃铛,走动起来发出好听的声响,这样它们在山里也不会走丢。现在驯鹿从书里走了出来,我终于见到了,它们是如此温顺,任由我们抚摸,喂食,和书里写的一样,还有希楞柱里的最后一位老酋长,她就是那本小说的原型。

Bronica sq-ai + Portra 400 120.

在等大牛们回来的时间里,外面只有我和一头小牛。小牛三个月大,一点也不怕生,看到我就好奇的过来,我摸了摸它的头,它就要过来舔我的手。

Bronica sq-ai + Portra 400 120.

和一家牧户约好五点看挤牛奶。一大早穿上所有的衣服但还是冷的直哆嗦,于被好心的牧民招呼进房。炕上还睡着一个小孩,大人们不急着起来,坐在炕上唠嗑。外间的炉子上烧着水,灌进我们八十年代常见的热水瓶里。

Bronica sq-ai + Portra 400 120.

黑列巴,酸奶,格瓦斯,不用跨过边境,也能在恩和体会到完全的俄罗斯风情。看的出小村庄原本很淳朴、天真,原生态,因此更为之深深可惜。

Bronica sq-ai + Portra 400 120.

恩和俄罗斯民族乡,这里的房子都是俄族传统的木刻楞民居。虽然这个村庄远离喧嚣,但随着一波又一波的人们来看了又走了,恩和人的生活大多都已不再纯粹。

Bronica sq-ai + Fuji 160NS 120.

赶在最好的时节去了一趟呼伦贝尔、额尔古纳。

这是在临江,土路,拖拉机,路边随意走过的牛马,颓败的路。匆匆的走完这个朴素的小村庄,大爷招呼我坐下去唠嗑。

Bronica sq-ai * Etkar 100 120.

这里看上去平和极了。每个人都在做自己的事,好像他们不知道这里有多美一样。

Bronica sq-ai * Ektar 100 120.

在这里,严苛的自然条件与梦幻般的建筑形成了极大的反差。在高耸的砂石悬崖上,是这些雪白的房子与教堂。

Bronica sq-ai * Ektar 100 120.

《旅行者》杂志告诉我们,在希腊,要像圣斗士一样赶景点,像雅典娜一样不作为。在圣托里尼,选一个观景最好的饭店,点上冰淇淋或者咖啡,接下来就动也不动的放空吧。游人再多,也只是你眼里的风景。

Bronica sq-ai * Ektar 100 120.

午后伴着海风读书的恋人。

Bronica sq-ai + Ektar 100 120.

Bye Bye Pamukkale.

Bronica sq-ai + Ektar 100 120.

在这里不穿比基尼会很异类哟。

Bronica sq-ai + Ektar 100 120.

踩在云朵上的小孩。

Bronica sq-ai + Ektar 100 120.

在热气球上说早安。

Bronica sq-ai + Ektar 100 120.

I T 'S   J U S T   F-A-N-T-A-S-T-I-C.

Bronica sq-ai + Ektar 100 120.

在老城区走的感觉实在太棒了,有坡度的小路,破旧的老房子,满是涂鸦的街道,一边低头躲过当地人好奇的眼神,一边按动快门。等慢慢熟悉了这个城市之后,习惯了别人的注视,也习惯了亲切的互相微笑。

Bronica sq-ai + Ektar 100 120.

不要带着一百度的胶卷来香料市场——原本亮烈的明快的色彩都因为曝光不足而变得沉郁。但我却还记得那些小伙子的招呼,大方的让你闻他们的香料,用蹩脚的语言和你示爱——千万不要当真,他们只是天性如此,生来便自带两大技能——放电和调戏。

Bronica sq-ai + Ektar 100 120.

托普卡帕宫里的地毯和瓷砖,无一不在缅怀着曾经盛极一时的奥斯曼帝国。那时候,苏丹在征服世界,而这座宫殿则放满了他的战利品。

Bronica sq-ai + Ektar 100 120.

每到穆斯林的晚祷时间,就有吟唱般的诵经声在清真寺间回荡,鸽子盘旋低飞,感觉哀愁,怅然无绪。伊斯坦布尔,这个城市可以慢吟,可以低唱,可以浅抒,可以深叹,把每一个人变成诗人,而所有的话语也变成了诗句。

Bronica sq-ai * Ektar 100 120.

它横跨欧亚,被黑海和马拉马拉海包围,站在文明交汇融合的十字路口。街头嘈杂迷人,各色人种各种肤色,正是这座城市现成的标签。土耳其大叔主动帮你指路,缅甸少女和你聊天,吃早餐也遇到亲切的法国老头,有全身上下蒙着黑纱的女子和你擦肩而过。这里是欧洲人眼中的东方,亚洲人眼中的西方。

我在这里,我在伊斯坦布尔。

Bronica sq-ai * Ektar 100 120.

仿佛是活到这个年纪,才突然发现,正在做着的事业自己不喜欢,而自己喜欢的事业,却无法赚钱。

不想和生活妥协,于是我辞职了。

很多人辞职是为了环游世界,在旅行中寻找自己。这个论调对我来说更像是个目标而非体验。更何况我一直认识自己,何须寻找。于是我大部分时候停在原地,偶尔出去走走。

我写小说,拍照片,从来不是为了小说能卖钱,或者照片能卖钱。我去旅行,从来不是为了寻找什么。我做,只是因为我想。但越来越觉得,想做什么便去做,实在需要非凡勇气。

希望我能坚持。

© Comme un Poète/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