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me un Poète
我正在想欧洲的野牛和天使,在想颜料能持久的秘密、预言家的十四行诗、艺术的避难所。这便是你和我能共同享有的唯一的永恒。






我是钠钠。
 

Bronica sq-ai + Portra 400 120.

这是尼泊尔系列的最后一张。再见尼泊尔。

原图未调色。

Bronica sq-ai + Portra 160 120.

帕坦杜巴广场上的当地老人,他们带着有特点的小帽子,穿着白衣和短马甲,一坐就是一个下午。


Bronica sq-ai + Portra 160 120.

巴克塔普尔杜巴广场上的一对姐妹。尼泊尔是多种族国家,三十多个民族共生共存,而这对姐妹的外貌也相差极大。

Bronica sq-ai + Portra 120 160.

旁观者。

我旁观他们,他们旁观别人。

Bronica sq-ai + Portra 120 160.

烧尸庙有许多苦行僧,他们用烧尸后的粉末把皮肤涂白,并用提卡在脸上涂出各种花样来吸引人。

有人付钱拍照,他们就会摆出各种姿势,而人少的时候,他们就会在巴格马蒂河边徘徊,看到外国人就不由分说的在对方额头上点上提卡。你或许不以为然,但这已经是一部分苦行僧的生活方式。

Bronica sq-ai + Fuji 160NS 120.

赶在最好的时节去了一趟呼伦贝尔、额尔古纳。

这是在临江,土路,拖拉机,路边随意走过的牛马,颓败的路。匆匆的走完这个朴素的小村庄,大爷招呼我坐下去唠嗑。

Bronica sq-ai * Ektar 100 120.

午后伴着海风读书的恋人。

Bronica sq-ai + Ektar 100 120.

踩在云朵上的小孩。

Bronica sq-ai + Ektar 100 120.

在这里我前所未有的想要拍摄人物,却总是缺了举起镜头的勇气。然而,遇到的人却都和善极了,友好极了。

舍不得离开伊斯坦布尔,十二万分的不舍。舍不得路上偶尔遇到都会和你点头致意的老人,舍不得总是冲你眨眼睛放电的帅小伙,舍不得这种让人毫无防备无拘无束的氛围,舍不得怎么也看不够的旧城区的大街小巷,和街头端着茶攀谈的人们。

这张不是胶片,因为没法自己拍自己,有点可惜。

摄于京都高台寺,北政所宁宁最后归隐之处。身边是很有名的一棵枝垂樱,姿态极美,此时开的正好。


Bronica sq-ai + Ektar 100 120.

这是我最喜欢的一张,有什么能绚丽过夕阳呢。

Bronica sq-ai + Ektar 100 120.

我的模特说,他最喜欢这一张。抽烟的时候,整个人是放松的。

Bronica sq-ai + Ektar 100 120.

得谢谢你的四支烟和信任。

Bronica sq-ai + Ektar 100 120.

都说李商隐的诗句,语极艳,意极哀。我想这组图也是这样的。

Bronica sq-ai + Ektar 100 120.

什么是真实?

也许我能做到真实,但是你是否能接受真实?

无论好坏,我们终将和真实的自己相处一生,而我的镜头,也只想反映真实。

原图未调色。

Bronica sq-ai + Ektar 100 120.

有这样的光是运气。聊聊天,散散步,你确定你要的不是那种习以为常的美,不要千篇一律,也不要模糊的面目。在那一刻的光里的你,在我眼里是动人的。想拍的,不一定让人移不开视线,但却可以久久回味。

Bronica sq-ai + Ektar 100 120.

摄于二零一四年一月一日。

Bronica sq-ai + Ektar 100 120

这个大叔是不是在看马经?

© Comme un Poète/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