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me un Poète
我正在想欧洲的野牛和天使,在想颜料能持久的秘密、预言家的十四行诗、艺术的避难所。这便是你和我能共同享有的唯一的永恒。






我是钠钠。
 

Bronica sq-ai + Portra 160 120.

你看到柱下那个非常小的神像了吗?

每天一大早,虔诚的女人就准备好了万寿菊,提卡,大米和水,来献祭神明。每条小巷都有大大小小的神像、祭坛,或只是石板路上突然出现的石柱,它们都被涂抹上红色,摆上大米和花,撒上净水。她们摸一下祭坛,摸一下头顶,再拉响铃铛,这样的动作经过每一个祭坛时都不断重复。巴克塔普尔不是一座死城。

 
评论
热度(26)
© Comme un Poète/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