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me un Poète
我正在想欧洲的野牛和天使,在想颜料能持久的秘密、预言家的十四行诗、艺术的避难所。这便是你和我能共同享有的唯一的永恒。






我是钠钠。
 

Bronica sq-ai + Portra 160 120.

住在巴克塔普尔,一大早就目睹了当地人的葬礼。男人们哭号着走过杜巴广场,往城里绕去。而女人们守在宅前。

我不愿对失去亲人的人举起相机,关于葬礼我没有记录下任何一张照片。

有的只是镜头里住在这家人对面,正在旁观的一群妇女。

 
评论(2)
热度(75)
© Comme un Poète/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