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me un Poète
我正在想欧洲的野牛和天使,在想颜料能持久的秘密、预言家的十四行诗、艺术的避难所。这便是你和我能共同享有的唯一的永恒。






我是钠钠。
 

Bronica sq-ai + Portra 120 160.

烧尸庙有许多苦行僧,他们用烧尸后的粉末把皮肤涂白,并用提卡在脸上涂出各种花样来吸引人。

有人付钱拍照,他们就会摆出各种姿势,而人少的时候,他们就会在巴格马蒂河边徘徊,看到外国人就不由分说的在对方额头上点上提卡。你或许不以为然,但这已经是一部分苦行僧的生活方式。

 
评论(5)
热度(30)
  1. 水阑珊Comme un Poète 转载了此图片
© Comme un Poète/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