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me un Poète
我正在想欧洲的野牛和天使,在想颜料能持久的秘密、预言家的十四行诗、艺术的避难所。这便是你和我能共同享有的唯一的永恒。






我是钠钠。
 

Bronica sq-ai + Fuji 160NS 120.

驯鹿食用的苔藓长得漫山遍野,在这一点上至少为它们松了一口气。

有人问现在鄂温克族人如何生活?在定居点,他们售卖一些用桦树皮做的手工制品,还有一些皮毛,鹿角。买了驯鹿奶做的冰淇淋,淡淡的,至于驯鹿肉做的烤串,还是不吃了。

 
评论
热度(25)
© Comme un Poète/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