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me un Poète
我正在想欧洲的野牛和天使,在想颜料能持久的秘密、预言家的十四行诗、艺术的避难所。这便是你和我能共同享有的唯一的永恒。






我是钠钠。
 

《谈谈你对死亡的恐惧》

最近在做的一个项目的问卷,希望大家可以帮忙填写。为保护隐私及避免干扰答案,请勿直接留言。另外,我这边看不到提交人的信息所以大家可以放心填写,谢谢,鞠躬。https://wj.qq.com/s/1441489/ab02?from=timeline&isappinstalled=0

《相机问题》

很久没有更新,因为五月底在伊朗的时候把电池槽和电池整个掉了,过了这么久也没配到。如果小伙伴知道哪里可以配到bronica sq-ai的电池槽请私信我或者留言都可以,谢谢。

Bronica sq-ai + Portra 400 120.

这是尼泊尔系列的最后一张。再见尼泊尔。

原图未调色。

Bronica sq-ai + Portra 400 120.

在加德满都的那一天早晨,虽然胃里空空如也,但我却觉得一无所缺。

原图未调色。

Bronica sq-ai + Portra 400 120.

伯舒伯蒂纳特(Pashupatinath).

原图未调色。

Bronica sq-ai + Portra 400 120.

薄雾中的巴格马蒂河、牛、人,和神庙。

原图未调色。

Bronica sq-ai + Portra 400 120.

巴克塔普尔的杜巴广场,逐渐醒来。

原图未调色。

Bronica sq-ai + Portra 400 120.

我在这里等来了天亮,烟雾慢慢散去,信徒开始聚集在寺内。如此周而复始。

原图未调色。

Bronica sq-ai + Portra 400 120.

晨雾中的烧尸庙,燃烧尸体的烟雾笼罩在巴格玛蒂河畔,没有痛苦和多余的哭声,只有淡淡的烟和静静的河。

原图未调色。

Broncia sq-ai + Portra 160 120.

摄于猴庙边的一座佛堂。


Bronica sq-ai + Portra 160 120.

帕坦杜巴广场上的当地老人,他们带着有特点的小帽子,穿着白衣和短马甲,一坐就是一个下午。


Bronica sq-ai + Portra 160 120.

加德满都遍布寺庙,几乎每条密如蛛丝的小路都有神在。

这是一处不知名的佛寺。

Bronica sq-ai + Portra 160 120.

尼瓦尔人高度发达的木雕工艺。五十五间窗宫的其中一面窗。

Bronica sq-ai + Portra 160 120.

巴克塔普尔,尼泊尔语意为“稻米之城”或“虔诚者之城”,保留着最完整的中世纪尼泊尔风貌。

砖红色的房屋看上去似乎摇摇欲坠,而地面也被染上同样的红色。

Bronica sq-ai + Portra 160 120.

巴克塔普尔的杜巴广场,这面被夕阳镀上金色的墙是王宫的一部分。这些窗曾经是生活在暗无天日的宫廷中的女人唯一可以窥向外界的地方。

Bronica sq-ai + Portra 120 160.

当地人喜欢坐在塔台上,闲聊,放空。我也曾爬上加德满都最高的塔台,俯瞰广场的感觉的确不错,但台阶也实在窄的可怕。

Bronica sq-ai + Portra 160 120.

帕坦杜巴广场上的黑天神庙(Krishna Mandir),

完全用石头建造,塔内雕刻着印度史诗《摩诃婆罗多》和《罗摩衍那》的故事,非印度教徒不得入内。

Bronica sq-ai + Portra 160 120.

巴克塔普尔杜巴广场上的一对姐妹。尼泊尔是多种族国家,三十多个民族共生共存,而这对姐妹的外貌也相差极大。

Bronica sq-ai + Portra 120 160.

一个人闲逛的时候会看到几十、甚至上百这样的雕像,可谓“凡饮水处皆有神在“,且都各有供奉。

这根柱子下方人身猪面的形象,是不是毗湿奴的化身?

Bronica sq-ai + Portra 120 160.

旁观者。

我旁观他们,他们旁观别人。

Bronica sq-ai + Portra 160 120.

你看到柱下那个非常小的神像了吗?

每天一大早,虔诚的女人就准备好了万寿菊,提卡,大米和水,来献祭神明。每条小巷都有大大小小的神像、祭坛,或只是石板路上突然出现的石柱,它们都被涂抹上红色,摆上大米和花,撒上净水。她们摸一下祭坛,摸一下头顶,再拉响铃铛,这样的动作经过每一个祭坛时都不断重复。巴克塔普尔不是一座死城。

Bronica sq-ai + Portra 160 120.

住在巴克塔普尔,一大早就目睹了当地人的葬礼。男人们哭号着走过杜巴广场,往城里绕去。而女人们守在宅前。

我不愿对失去亲人的人举起相机,关于葬礼我没有记录下任何一张照片。

有的只是镜头里住在这家人对面,正在旁观的一群妇女。

Bronica sq-ai + Portra 160 120.

如果加德满都只能去一个地方,我推荐是烧尸庙。除了苦行僧,印度教信徒,打扮成猴神的艺人,还有许多算命者。他们从天还未亮就已摆好摊位,读着书等人上门。

Bronica sq-ai + Portra 400 120.
万寿菊,献祭给神灵的花朵。街头巷尾都少不了它的存在。

Bronica sq-ai + Portra 120 160.

烧尸庙有许多苦行僧,他们用烧尸后的粉末把皮肤涂白,并用提卡在脸上涂出各种花样来吸引人。

有人付钱拍照,他们就会摆出各种姿势,而人少的时候,他们就会在巴格马蒂河边徘徊,看到外国人就不由分说的在对方额头上点上提卡。你或许不以为然,但这已经是一部分苦行僧的生活方式。

Bronica sq-ai + Portra 120 160.

博德纳,世界上最古老的佛塔。巨大的佛眼据说能看穿一切。

Bronica sq-ai + Portra 120 400.

原本只是作中转的Oberammergau,却意想不到的让人留连。

Bronica sq-ai + Portra 120 400.

小城的一切都是上了年纪的,不刻意改头换面示人。旧旧的,就像我们记忆中的老时光。

《Hello》

在这里用色彩媚俗或是取巧的数码照片吸引人气不是我的本意,明天会删除所有数码相片。
最近一直没有整理胶片的作品,让大家久等了,过几天会连续更新。
另,默默的也快到一万粉了,容我想想送些什么,想好了抽奖机制就会发出来。粉丝不多,让大家见笑了,如若不弃,还请继续支持。

Bronica sq-ai + Portra 160 120.

中世纪风貌的街道,石子路,木框架的老房子,走在其中实在迷人极了。午后乌云散去,让我们看到了小城的另一种面目。这里就连吃的都叫“佣兵战士拼盘”,扁豆,面疙瘩,腌香肠,熏香肠,不过实在并不可口。

Bronica sq-ai + Portra 160 120.

为这一刻的光线所感动,想念那间客居的小屋。

Bronica sq-ai + Portra 160 120.

去的那几天正好是Wein Parade,人们都端着高脚酒杯站在街头、老桥边、广场上。被气氛感染,即使德语的酒单一个字也看不懂,最后还是点了杯弗兰肯地区特色的Müller-Thurgau干白葡萄酒,站着喝完还杯子,就像小时候喝汽水一样。

Bronica sq-ai + Portra 160 120.

一别六年,它却一无更改。

Bronica sq-ai + Portra 160 120.

和天鹅一起分享午餐。

Bronica sq-ai + Portra 160 120.

Il y a six ans. @Luzern. 

Bronica sq-ai + Portra 160 120.

从山顶一直落到山脚,雪变成了瀑布、湖泊和溪流,变成了这片大地纯净的眼睛。

Bronica sq-ai + Portra 160 120.

林中小屋。

Bronica sq-ai + Portra 160 120.

谁画出这天地,又画下我和你。

Bronica sq-ai + Portra 160 120.

湖水像绸缎一样,轻轻的抖落开,又颤动起来。天气转凉,落叶浮在水面上,山上的森林开始有了深浅。

并不觉得自己拍的有多好,任何人只要拿着相机,都可以定格这纯净天地中的一花一叶,但也只是如此而已。

Bronica sq-ai + Portra 160 120.

阿尔卑斯山脉的小镇,每一个都是被上帝特别关照过的。这条路是如此美好,像是能带我去任何地方。

当时这一瞬间的永恒,会在这张照片里,会在此后的日子里,闪现上无数遍,但每一遍都像第一遍一样,美的毫无争议、永无更改。

Bronica sq-ai + Portra 160 120.

Ramsau,乳白色的冰川水静静的流淌过村庄。

Bronica sq-ai + Portra 160 120.

有时候我用文字,有时候我用照片,但总有一些景致,无论文字或者照片都相形见绌。

那一天的明快,即使康斯太勃尔的笔也无法描绘。

Bronica sq-ai + Portra 160 120.

所见皆风景。

Bronica sq-ai + Portra 160 120.

Hintersee,父亲在教儿子钓鱼。


Bronica sq-ai + Portra 160 120.

在Königssee徒步。天气好极了,像是在郊游一般。一路上的人都会互相点头示意,就如同彼此已熟识多时。

Bronica sq-ai + Fuji 160NS 120.

来这里久了,也知道什么样的照片会受欢迎,什么样的照片会被冷遇。但我选片子的标准,还是自己看着舒不舒服。

在呼伦贝尔没出什么好片子,这算是自己特别中意的:草特别长,马那么小。

Bronica sq-ai + Fuji 160NS 120.

河的对岸就是俄罗斯。背影是一个我不认识的女孩子。



PS, 好想要模特啊,拍点人像什么的。

Bronica sq-ai + Fuji 160NS 120.

既不确切了,仿佛是在根河,某一条土路边。

Bronica sq-ai + Fuji 160NS 120.

驯鹿食用的苔藓长得漫山遍野,在这一点上至少为它们松了一口气。

有人问现在鄂温克族人如何生活?在定居点,他们售卖一些用桦树皮做的手工制品,还有一些皮毛,鹿角。买了驯鹿奶做的冰淇淋,淡淡的,至于驯鹿肉做的烤串,还是不吃了。

Bronica sq-ai + Fuji 160NS 120.

鄂温克族最后一个真正意义上的部落,从满归跟着他们的老酋长搬到了莫尔道嘎。这一趟来有很多的失望,对人,对这地方。但驯鹿是一样的,只有他们没有变。

© Comme un Poète/Powered by LOFTER